欢迎访问甜柚网,新时代综合信息资讯门户!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综合新闻热点国内资讯中国古代服饰文化展立体呈现“衣冠里的中国”

中国古代服饰文化展立体呈现“衣冠里的中国”

2021-02-07 16:04:30 未知 中国新闻网 1.9万阅读

中国古代服饰文化展

93岁的孙机研究员在展厅讲解 应妮 摄

中新网北京2月7日电 (记者 应妮)新石器时代的雪地靴?古人着玉佩只是为了美观吗?凤冠霞帔只能皇室穿着吗?明代的飞鱼服是锦衣卫专享制服吗?6日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亮相的中国古代服饰文化展,都能给出这些问题的答案。

中国古代服饰文化展

展厅现场 余冠辰 摄

国博首办服饰通史类展览

展览以中国国家博物馆终身研究馆员孙机等国博学者数十年学术研究成果为依托,按历史时期分为“先秦服饰”“秦汉魏晋南北朝服饰”“隋唐五代服饰”“宋辽金西夏元服饰”“明代服饰”“清代服饰”六个部分,展出文物近130件(套),类型涵盖玉石器、骨器、陶俑、服装、金银配饰和书画作品等,配以40余件(套)辅助展品、约170幅图片和多媒体设施,系统性、学术性、知识性都很强,不仅生动描绘中国古代服饰审美取向和穿着场景,而且系统展示中国古代服饰的衍变历程,深入阐释了服饰所承载的社会文化内涵。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大量直接表现古代服饰形制的实物,展览还绘制了大量线图、制作了15尊不同时代的服饰复原人像,力求完整呈现中国古代衣冠配饰的整体形象,充分展示中国古代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灿烂成就,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是立体版的中国古代服饰简史。

中国服饰史上发生过三次重大变革:新石器时代华夏族上衣下裳、束发为髻是我国服饰演变之原点;战国时期发生以赵武灵王“胡服骑射”为标志、深衣流行为结果的第一次服饰大变革;从南北朝到唐代,我国服饰由汉魏时的单一系统,变成华夏、鲜卑两个来源之复合系统,由单轨制变为双轨制,这是我国服饰史上第二次大变革;到清代,男子改着满族服饰,华夏传统服制断档,是为我国服饰史上第三次大变革。

中国古代服饰文化展

彩陶靴。青海省博物馆供图

新石器时代的雪地靴是容器

一件颇类似现在雪地靴的文物吸引不少观众。这件名为“彩陶靴”的文物于1989年青海省乐都县柳湾墓地出土,高11.4厘米,口径6.8厘米,底长14.3厘米,靴面厚5厘米。

辛店文化彩陶靴材质为夹砂红陶,口微侈,靴内空,靴筒为圆形,靴帮与靴底衔接处向内凹曲,靴底前尖后方。通体施紫红色陶衣并以黑彩绘制几何形图案彩绘纹饰以双线条纹。靴筒绘有对称双线回纹,靴帮饰双线带纹和三角纹。

专家考证,这件陶靴应该是一种容器,具体用途尚不可考,但是它的造型应是当时古代先民所穿靴的直接反映。此靴的历史性成就在于它已完全脱离了用整块兽皮裹在脚上的原始鞋的状态。这件彩陶靴在我国属首次发现。

中国古代服饰文化展

组玉佩与各种步伐 应妮 摄

穿戴组玉佩初衷是为了“节步”

西周时不仅在腰前系较宽的巿(音“福”),还在身前系玉佩,垂至腹下。成组的玉佩是贵族身份的体现,身份越高,组玉佩越长,行走越慢。系玉佩的作用就是“节步”:身份不同,步伐不同,以体现“君臣尊卑,迟速有节”。

《礼记·玉藻》说:“君行接武,大夫继武,士中武。”接武,每一步只走出一半;继武,走路时两脚足迹相连;中武,步伐之间可容一足。可见,身份越高的人,走路越慢。而玉佩就是提醒人放慢步伐,因为一旦走快,玉佩之间就会碰撞发出叮咚声。考古发掘也显示,社会地位越高的贵族,所佩戴的组玉佩串饰愈复杂愈长,制作愈精巧,身份较低者,佩饰就变得简单而短小了。

展厅贴心地将接武、继武和中武的步伐投影在地上。记者十分建议观众试着走一走“接武”的步伐,果然很慢,俨然也有君王气派(臆想的)。

中国古代服饰文化展

文物展品与图片、线图展示结合 应妮 摄

凤冠霞帔和飞鱼服皆非专属

展厅中陈列的《临淮侯夫人史氏像》在古代服饰史研究领域具有较高知名度,此次是首次展出。画像完整复原了明代的命妇冠饰和霞帔。

明代霞帔是狭长的绣巾。由身后下摆处经肩绕到身前,下垂至膝,底端合并,缀以坠子。明代后妃、命妇的礼服中施霞帔,霞帔的花纹和帔坠的材质、所饰禽鸟种类均有明确的等级规定,是佩戴者身份的象征。冠饰则是明代区分命妇等级的主要标志。皇后、皇太子妃所戴之冠称为凤冠,定制为九龙四凤,各衔珠滴,遍饰宝钿花、点翠地,左右各三博鬓。其他品阶命妇所戴之冠称为翟冠,较凤冠简化,各品阶头饰不同。

而飞鱼服则不是锦衣卫专属制服。明代有赐服,即本色官服以外作为特殊恩赏的服装。明代隆重的赐服为蟒、飞鱼、斗牛等服,这几种纹样都与龙纹接近。蟒纹为四爪,飞鱼类蟒,有鳍、鱼尾;斗牛则在蟒头上增加一对牛角。也有的官员在未达高品之前,就特许用超出其品级的官服,也称赐服。展品《太保袭临淮侯李言恭像》中所着的正是斗牛赐服。

展品中有数十件馆藏一级品,包含极少展出的宋《中兴四将图》、明益庄王妃首饰、定陵出土首饰,清《皇朝礼器图》、康熙帝朝服等。其中5件明代岐阳王世家文物(《陇西恭献王李贞像》《孝亲曹国长公主像》《赠南京锦衣卫指挥使李佑像》《太保袭临淮侯李言恭像》和《临淮侯夫人史氏像》)在古代服饰史研究领域具有较高知名度,均为首次展出。

中国古代服饰文化展

《临淮侯夫人史氏像》与金帔坠展品 应妮 摄

筹展达三年 复原殊不易

记者获悉,此次展览筹展达三年。93岁的孙机老先生对记者表示,这次展览最重要是把古代人的整体形象呈现出来。“以前有些展览,有的展品可能确实非常宝贵,是真正从古墓里边出的古代人的衣服、陪葬的衣服,展出真东西,摊开让观众看。但是,古代有很多风俗和现在不一样,展览一件古代衣服,肥肥大大往那儿一摆,观众得不出个印象来,不知道这件衣服当时怎么穿,也不知道穿起来是什么样。而且穿衣服是配套的,外衣内衣上衣下衣,一套衣服就是一个人的形象,光展览那么一件衣服,也不知道这个人穿上之后的整体形象是什么样,所以我们的展览要把古代人的整体形象拿出来。”

中国古代服饰文化展

取材于服装纹饰的“华纹锦绣”互动万花筒是拍照圣地 余冠辰 摄

为了实现立体展现,展览专门制作了15尊不同时代的服饰复原人像。

古代服饰史、传统工艺美术学者陈诗宇介绍,为了完美复原,团队在详尽考证方案基础上进行拆解,全身上下,从妆发、服装、造型到鞋履、腰带、配饰甚至内衣,以及它使用了怎样的面料和纹样,都要从历史文物中考证。每个时期衣物面料都不同,秦汉时期会用罗或者绢、纱,到了明清就增加了缎类,唐宋可能就会用当时流行的绫或者绮,以及每种面料上应该使用什么纹样、什么颜色、什么工艺,一个完整造型不只有外层服装,还有头上的发型,发型上簪戴的首饰以及妆容的设计,整体呈现后才能体现当时的一个感觉。

展陈设计师孙祥特意从从宋锦中撷取下如意纹图案,在整个空间中进行放大处理。展厅中还有一个柱坊结构的闭合式沉浸空间,用多媒体手段,从服饰文化中提炼一些图案,以万花筒形式展现,让观众身临其境感受服饰文化的博大精深。

策展人胡妍说,希望观众在观展时能像翻看一本服饰文化史的书一样受益。

据悉,展览将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持续一年。

热点推荐
  • 甜甜有柚
    甜甜有柚
  • 3505

    文章

  • 0

    视频

  • 0

    语音

  • 613

    问答

  • © 2019 TywNet,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版权归甜柚所有

    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删除 湘ICP备18004154号-1